• 您現在的位置:滄州職業技術學院>> 紀檢監察室> 警世鳴鐘>>正文內容

    高校廳級貪官懺悔:送錢,就是送你定時炸彈

    點擊數: 【字體: 收藏 打印文章
     

        2007年年初,以劉晏宏為首的鄭州航院系列受賄窩案、串案被查處,與劉晏宏同案先后被查的還有他昔日的兩名下屬——曾任鄭州航院東校區建設工程指揮部總工程師兼工程部主任的苗晉強(46歲,正處級,涉嫌受賄犯罪,另案處理)和曾任該院東校區建設工程指揮部辦公室主任的方光力(正處級,45歲,涉嫌受賄犯罪,另案處理)。高校歷來被人們視為圣潔之所,如今象牙塔內不僅冒出了受賄窩案、串案,涉案人員均為廳處級官員干部,而且涉案總金額超過數百萬元,這不能不引起強烈關注。 

      曾經是個好干部 

        鄭州航院受賄窩案、串案案發后,平日里總是忙忙碌碌的劉晏宏終于有了時間,也不得不坐下來反思自己的成長歷程。起初,他反反復復為自己評功擺好:“我是一名出身農村的農家子弟,在黨的長期培養教育下,成長為高校的一名領導干部,我也曾是好學生、好干部、好黨員……” 

        打開劉晏宏的個人履歷表,上面記載的的確大都是他一路踏踏實實、積極進取、奮發有為的人生軌跡。 

        劉晏宏,現年53歲,1975年10月在鄭州航院學習,畢業后以優異成績留校工作,1993年12月任航院辦公室主任,1997年10月至案發任航院副院長,主管后勤、基建、校辦工廠、校醫院、院勞動服務公司等,其中2003年航院成立東校區建設工程指揮部,劉晏宏出任副指揮長,主持全面工作。 

        面對物欲橫流的種種誘惑,劉晏宏由剛開始的拒絕到心有不甘,發展到半推半就、玩弄下不為例等自欺欺人的把戲,直至最終墜入深淵被貪欲吞沒。直到此時,他才發出“送錢是送禍害、收錢是收定時炸彈”的悲嘆,可惜悔之晚矣。 

      “定時炸彈”太誘人 

        包工頭劉亮就是一名源源不斷給劉晏宏輸送“炸彈”的人。劉晏宏任職期間先后收受13人24次賄賂款共計46.5萬元人民幣,僅劉亮一人就曾向他行賄6次合款24萬元。 

        2001年8月的一天傍晚,當時正是鄭州航院暖氣改造工程招投標的關鍵階段。劉亮為了中標,用信封包了2萬元現金,開車找到劉晏宏的家,不料劉晏宏卻連門都沒讓他進去。劉亮打電話苦苦哀求劉院長能開恩見上一面。1個多小時后,劉晏宏出了家門,鉆進劉亮的轎車,劉亮懇請院長大人為他的建筑隊中標投上一票,最好能高看一眼、厚愛一分。說完該說的話,他不失時機將那鼓鼓的信封遞了過去,口中卻稱是他所帶建筑隊的資質證明和自薦材料?;氐郊液?,劉晏宏打開信封,登時200張百元大鈔呈現眼前,他止不住一陣心驚肉跳。劉晏宏思索一番后,趕忙給劉亮打回電話令其把錢拿走。 

        “就算你借我的錢,再說別人也都有份……”劉亮這句曖昧的答復終于使劉晏宏那顆狂跳不止的心平息下來。 

        一回生,二回熟。2002年春節前的一天,劉亮又一次敲開了劉晏宏的家門,當著劉院長兩口子的面,他以感謝幫忙和請求以后繼續關照的名義,拱手奉上兩條中華香煙和2萬元現金。劉晏宏裝模作樣推辭了一番后笑納了,臨分手又假惺惺責怪劉亮,今后工作歸工作,感情歸感情,“下不為例”。 

        2003年,劉亮分別以劉院長喜遷新居以及給其父親看病為借口,直接向劉晏宏送去現金2萬元和3萬元。這兩次劉晏宏干脆連推讓的客套都免了。 

        2005年春節前的某一天,劉亮輕車熟路來到劉晏宏的家,用一個手提袋裝滿5萬元錢給劉院長拜年,劉晏宏碰巧不在家,劉亮便將5萬元錢送給了劉晏宏的妻子徐某,受到“徐嫂”的嘖嘖夸贊。 

        案發前劉亮與劉晏宏兩人之間的最后一次“例行交易”,發生在2006年過了春節后的一天夜里,劉亮開車到了劉晏宏的家,提著整整10萬元人民幣現金向院長夫婦拜晚年,這一豪舉讓劉晏宏兩口子當場驚呆了:“劉老板生意越做越大,也越來越會辦事了。” 

        一根繩上3只“螞蚱” 

        劉晏宏與苗晉強、方光力3人之間,既是上下級隸屬關系,又因受賄犯罪,而成為被拴在一根繩上的“螞蚱”。 

        方光力身為工程指揮部辦公室主任,拋頭露面、迎來送往是他的主要業務。工作中,他漸漸領略出手中權柄的“魅力”,不法奸商需要打通的第一座堡壘就是這位“總管”方主任。接下來,各種質量指標、技術參數、協議合同,還得想方設法買通苗晉強總工程師。千方百計獻媚討好,暗中送禮行賄成為通過“苗工”這道門坎的必經程序,也成為屢試不爽、攻無不克的靈丹妙藥。 

        但是即便入了門,初審過關,工頭們還不見得就能隨心所欲,因為大小工程承包的決定權、施工工程款撥付等這些關鍵環節還牢牢把握在劉晏宏副院長的手中,這其中的“潛規則”有誰不心知肚明? 

        同事們說,劉晏宏院長平素為人謹慎低調,不事張揚,生活挺簡樸,跟同事相處還算融洽,特別是他們夫妻感情篤厚,這與近年來不少被查貪官有婚外情、包二奶甚至嫖娼等現象迥然有異。因此,劉晏宏案發后,從他的上級領導到普通同事,大都感到驚訝,不相信他們的劉院長會有那么大的膽量。劉妻徐某參與受賄,常以劉晏宏的名義出面斂財,出事后,劉妻追悔莫及,積極配合退贓,所受贓款已全部退清。 

        與此形成反差的一段插曲發生在另一被告人苗晉強身上。他和前妻離婚后與一名小他十幾歲的貌美女子結合,苗晉強出事被查后,那名女子卷款逃走,對落難丈夫不管不顧,至今下落不明,被公安機關通緝追查。事到如今苗晉強不禁噓嘆:“我終于明白,她看中的不是我這個人而是我手中的錢??!” 

      天下哪有便宜占 

        趨利避害是一個人的正常心態,但在特定場合下,這種心態也足以將人迷惑戕害。劉晏宏對受賄漠然視之,漸漸養成了把受人錢財當做占人便宜“不占白不占,占了還想占,白占誰不占”的危險心態。 

        1997年劉晏宏擢升為鄭州航院副院長,2003年又兼任該院東校區工程指揮部負責人。收受著大小工頭們的金錢進貢,劉晏宏越來越迷戀自己手中的權力,殊不知一張恢恢法網正悄然向他頭上撒去。 

        2006年8月,河南財經學院原黨委書記徐興恩(另案處理)經舉報被有關部門調查,后移送司法機關依法查處。調河南財經學院前,徐興恩曾做過鄭州航院的主要領導,因此徐案東窗事發后,一時間劉晏宏、苗晉強、方光力等人如坐針氈,似驚弓之鳥,寢食難安,但各自的僥幸心理仍然占據上風,誰都夢想著自己能夠逢兇化吉,涉險過關。 

        當時,劉晏宏夫妻一度也曾想找到劉亮,準備退出受賄贓款,以了卻心頭之患??梢粊砩岵坏冒殉赃M嘴里的肥肉吐出,二來徐興恩案發后,劉亮一度如人間蒸發般難覓蹤跡,劉晏宏只好跟做賊似的向曾收過賄賂的部分工頭偷偷打招呼,也退出了數萬元受賄款。 

        權力下注注定敗局 

        2006年11月4日,有關部門接到舉報,開始著手調查苗晉強、方光力在鄭州航院東校區基建工程建設中涉嫌的違法違紀問題。苗晉強、方光力先后承認了各自收受多名建筑包工頭和供貨商所送的紅包、感謝費、好處費的事實。為了立功贖罪,兩人反映劉晏宏與許多工程隊打得火熱,過往甚密。 

        2006年11月20日,有關部門獲取了包工頭劉亮為承攬工程、討要工程款曾向劉晏宏行賄的口供與相關證據。 

        2007年元旦前后,辦案組得到消息,劉晏宏的妻子徐某已向鄭州航院紀委上交包工頭劉亮送給的好處費14萬元,同時劉晏宏信誓旦旦堅稱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其他任何經濟問題了。然而,令人奇怪的是,正是在這段時間,劉晏宏私下秘密活動,頻繁約見與航院發生過經濟往來的建筑包工頭和供貨商。 

        2月14日,劉晏宏因涉嫌受賄罪被河南省檢察院反貪局決定逮捕。在隨后長達兩個月的時間里,河南省安陽市檢察院反貪局偵查一處依法調取制作固定書證物證、證人證言等各類證據材料200余份,最終,以一條舉報苗晉強、方光力涉嫌受賄數萬元的模糊犯罪線索,成功將案件偵辦成為涉及一名副廳級、兩名正處級干部,涉案受賄總金額達130多萬元的商業賄賂窩案、串案。 

        說起劉晏宏的家庭,其妻徐某在鄭州航院當校醫,工作穩定,待遇優厚,兒子今年高校畢業,即將踏入社會,前景可待,若不是劉晏宏出事,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真是令人羨慕。 

        在懺悔書中,劉晏宏痛心疾首地寫道:“我被查處的消息,對本來身體就不好的妻子來說無異于雪上加霜,可她還要對年過八旬的父母隱瞞這件事,而我卻不能給她絲毫照顧,我能想象她的痛苦,老伴老伴,關鍵時刻無法相伴,我難言心中之苦。兒子即將完成學業走向社會,在他人生的關鍵時刻,多么盼望聽到父母的鼓勵和寄語,我帶給他的卻是晴天霹靂,他心中的創傷該有多重,我不敢想象。我的兄弟姐妹,我平日因工作忙,很少回去看望他們,但他們從無怨言,對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好好工作,平安生活。我也承諾一定做到,可到頭來還是給他們丟了臉。 

        我們有理由相信,劉晏宏的懺悔是真誠的。然而,這樣的懺悔卻來得太晚了。等待他的將是法律嚴厲的懲處。


    作者: 錄入者:王磊 來源: 發布時間:2010年11月10日
    相關信息
    沒有相關內容
    滄州職業技術學院
    两个人免费完整高清视频在线观看,两个人看的www在线观看视频,两个人的视频免费观看BD